明光戏水

拜拜拜拜拜拜拜拜

裴茗:水师兄,你喜欢我哪一点?

师无渡(思考片刻):脸。


画个水灵玩。
霸道总裁x加班小职员(不是

给大家安利春山外史,太好听了,我好了


师青玄缠着你陪他扮女装下界,你嘴上骂着他但还是和他一起玩了;灵文殿里又出乱子,你满脸不耐却还是护短地帮他解决了;我裴茗不过就偷亲了你一下,你就把我淋了个从头到脚。

师无渡,你凭什么?

……算了,我愿意。


怎么回事啊现在,八杆子打不着的文就出现了两人名,就往裴水这里戳个标签。现在翻裴水标签糟心极了(……)


短打。刚考完试,给自己喂颗糖吃……(。)已经交往,老夫老妻调情。我觉得老裴是白切黑,水哥是黑切黑了。


“我以为你一向只喜欢女人,”师无渡拾起笔在墨砚上沾拭了几下,待到吸满浓墨后,于纸上缓缓拉下一笔,“怎么,是我这张脸长得太好,让裴将军马失前蹄,一见倾心?”


裴茗懒散地斜靠在太师椅上,翘着脚看师无渡一笔一划地批阅公文,听闻一挑眉。


“我先前也以为我会不喜欢男人,”他掂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放入嘴中,有心逗弄:“水师兄,你莫不是公文批傻了,一见倾心这类话本里的东西也信。”


又道:“反正我不是,也不信。”


师无渡手中的笔顿了半晌,待到纸上化开一团浓墨重彩的黑雾,才将笔一扔。他磨了磨后槽牙,抬头佯怒道:“我看裴公子是太久没下凡猎艳,连带着哄人手段都下降了。你的那些甜言蜜语呢?!捡几句来听听。”


裴茗见状连忙直起身来讨他个好脸,黏黏糊糊凑上前去贴着耳根讲了几句。又辩白道:“我对你这是日久生情,绝没那么肤浅。若真要说有……”


若真要说有,那就是在仙京隔着十里长街的遥遥一瞥。于是我便想,若是不上去与你搭句话,那这辈子、下辈子和往后的八百辈子——


我定会后悔万分。


封面的裴是我最满意的一张,吸溜(……)
最后两p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趴,好想写啊,呃啊啊啊

其实只有最后一张是裴水,不要脸地蹭个标签(……
真的,我就是想搞裴而已,全是黄色肥料ooc,慎点!!!!!


是裴水背景的间发性水裴。
既然都画了就说说我流裴水裴叭(其实全都是我流性癖……。)在床上一开始都是裴左,水一直屈于人身下,不爽,很不爽。然后他们就开始频繁吵架(水哥单方面找茬)感情止步不前。后来裴茗被灵文一点拨明白了,自己主动提出当右位。没想到效果很好,感情迅速升温。
师无渡爽过几次后,觉得上位还挺累,加之经验不足,有时搞得裴茗还挺疼,于是大多数时候都拱手相让。在床上是实干派,话不多也几乎不讲骚话。反而每次裴茗被搞得情迷意乱时,低喃的淫词艳语能把他搞得满脸通红,最后忍无可忍叫裴茗闭嘴。喜欢啃得裴茗满脖子印子,遮都遮不住,和猫一样。
裴茗就很强,左右位都风骚。一开始有点放不开,脑内伤感春秋,后来想想自己原来在床上逼人家干过的事过分多了,瞬间不别扭了。不仅教人家怎么搞,还说一大堆骚话。不管上下都很宠水,让干啥干啥,很敢玩。事后是一个要自己去清理的小可怜。有时候会觉得还挺爽。第一次腰酸背痛差点去不了早会,后来上位时就很贴心了,会考虑水哥受不受得了。
所以后来就变成大多数时候裴左,偶尔裴右。

能让明光将军心甘情愿吃败仗果然只有他一个人了嘛。